网站首页 机构设置 政策法规 工作动态 工作简报 综合新闻 工作研讨 人物专辑 流金岁月
 
筚路蓝缕 矢志不渝——把我的心献给关心下一代的神圣事业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2010-11-22 阅读:
纪念教育部关工委成立20周年回忆录
 

筚路蓝缕 矢志不渝

——把我的心献给关心下一代的神圣事业

北京交通大学关工委常务副主任  恽大文
 
                                                   
 
 
      1997年5月,我刚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我们的老书记,老主任,孙永春同志一个电话,我便投入到关心下一代的行列中来了。堪称北京交通大学关工委的“三朝元老”了。先是在以离休干部为主体时期,孙永春同志当常务副主任,我是关工委委员。之后逐渐有退休同志加入,2003年换届时,孙老当主任,我便成了副主任。再后来,由于离休同志年事渝高,不忍再让他们出来奔波,而退休同志渐渐成为主体,2007年再换届时,孙老退而当顾问,由刚从校党委副书记岗位上退下来的李士群同志当主任,而我则继续升了一小格,成了常务副主任。直至今日。
      14年来,对关心下一代工作经历了从开始时不甚了了到逐渐融合,再到十分热爱并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历程。我今年七十有六,是名符其实的老人家了,到2011年再换届时常务副主任也不会再当了,但是关心下一代工作却绝不可以不干。为什么绝不可以不干?那是因为我太喜欢孩子们,对于让他们能健康成长、成才,我虽不能包,但我可以帮,对我而言是一种愿望,一种责任,这就是原动力。况且,我又自认为具有做关心下一代工作的很大优势,除了一般认同的阅历丰富,政治坚定,学识广博……之外,我还具有大多数老同志所无法比拟的,经受过不白冤屈长达21年和一般人想象不到的坎坷和磨难之后却能正面人生,把余生献给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事业。并可用此来告诉同学们,让他们了解到人生并非永远都是坦途,当遇到麻烦或者是很大的困难,甚至自认为是翻不过去的坎时,应该以怎样的积极态度来对待它,克服它,战胜它,并把它收入人生宝库作为可贵的财富,成就为一个心胸开阔,积极向上,坚毅不拔的人。这就是我的特别优势。此外,我还有一个优势,就是对于书法艺术的热爱和钻研,去年出了一本《恽大文书法艺术集》,正像在“写在前面”中说的主要是为弘扬祖国的优秀传统艺术做一点贡献,同时也为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做一个证明和为自己几十年所爱留个纪念。在关心下一代的工作中,就是用这一优势,并组织其他老同志用自己在文学,艺术上的专长,一齐努力让我们理工类的大学生插上艺术的翅膀,使精神得到升华,让想象力极大的丰富起来,而成就一代具有创新能力的栋梁人才。
       至于我的这两个比较特殊的优势是怎样形成的,特别是虽经百折而不挠,枉遭屈辱而意志犹坚,这与我少小时的经历和早期就接受了共产党的影响和教育分不开。
      1947年我小学毕业,听我两个很要好的同学说有一所桂溪中学和一般学校完全不一样,这里的老师是一群有追求,血气方刚的热血青年,讲民主,而且在许多方面都透着一种神秘的色彩,我十分向往。入学后慢慢知道这是一所由地下党员黄大洲当校长,邀请了二十多位四川大学师范学院的毕业生和进步青年,借桂溪乡的一座破庙,本着陶行知的教育理念创办的一个初级中学,教师中还有五六位地下党员。在这里,我们不但学习了功课,还自己种菜,养猪,自己管理伙食,开设自己管理的自助消费合作社……。从小就养成艰苦奋斗,自力更生,自己管理自己的品德,在黄校长的带领下,参加了四川大学生因抗议四川省主席王陵基下令枪杀反饥饿,反内战的请愿学生而爆发的波澜壮阔的学生运动 “山那边哟好地方,一片稻田黄又黄……”,“你是灯塔,照耀着黎明前的海洋……”是我们最喜欢唱的歌。我当时还只是一个13岁的孩子,对于更深刻的道理和复杂的背景不是十分清楚,但在幼小的心灵里认定了国民党政府的腐败而作为地下党员的黄校长则是代表了正义,反对黑暗,追求光明的英雄。所以这种思想上的启蒙对我以后的人生道路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以至于在我后来虽身遭不白,百般磨难,却能心存定力,给出了自认为是合格的人生答案。
       下面举两件事,是我有生以来迈过两大坎儿,同时也生动地反映出我们在青年时期对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那种最真挚的感情。先说第一件事:我从小就喜欢航空。解放后,国家在青少年当中开展多种国防体育活动, 1952年,我有幸成为新中国第一批滑翔员,而且是NO.1。在成都太平寺机场进行正规训练,既学习空气动力学、气象学、机械原理等课程,更有外业的滑翔训练,我们飞的是英国人设计的“狄更斯”初级滑翔机,从直线起落滑翔到左转弯航线。虽然训练十分艰苦,但大家的情绪高涨,更激发了献身祖国航空事业的宏图大志。可惜在高考时,虽然我的所有志愿都填的是航空学院,但后来我才知道,因为我的社会关系中有海外关系,所以学校就根本没有保送我,这就意味着考得再好也根本不会被录取到航空学院。当我接到录取到北京铁道学院的通知书时,脑子一片空白,之后便是大哭,好像天塌下来了,说什么也不上大学了,父母亲朋百般劝说都没用,就是不去铁道学院。但是我的一个同班同学到家里来看我,并说了一句话,他说:“你能考到北京去,在毛主席身边读书是多大的幸福啊!”就是这句话打动了我,这才踏上了北上之路。不过我的航空情结始终萦绕在心中,当时我担任团支部书记,为了解决和我类似的专业思想,我还专门请到当时局长班的老同志参加我们的组织生活,请他们讲讲在革命斗争中,当党的需要和个人需要不可兼得时是怎样处理的。我还记得一位参加过长征的老同志说他们翻雪山时饿死、冻死了很多同志,在那样的情况下随时有牺牲的可能。问到他当时是怎么想的?他说,没有想,也不用想。因为参加革命时就把自己这一百多斤交给了党。这个时候就只需踏着前面同志在雪上踩出的雪窝一步一步地朝前走,因为我们知道前面有毛主席领着走呢!多么朴实,多么可爱,多么可敬。我们就这样一步步地丢掉思想上的包袱安心于自己的学习。至此,可以说是我人生当中迈过的第一道坎。
      接下来可就不那么简单了。1957年上半年,学校开会说党要整风,反对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动员民主党派及人民群众帮助党整风,实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过、闻者足戒和不扣帽子、不抓辫子、不打棍子的政策,而是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方法。对于像我们这样对党和毛主席无比热爱的新一代大学生,我又是团支部书记,首先觉得党太伟大了,自身有缺点还让老百姓来帮着纠正,同时也感到作为党的助手和后备军,对此就更是责无旁贷,于是抱着这种心态投入了整风运动。毕竟我们都太年轻,对党内的情况了解不是很多,对政治更是一窍不通。只是认定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和宗派主义实在要不得,必须从党的纯洁的肌体中清除掉。所以,当从大字报上看到一些涉及到官僚主义,甚至是宗派主义的东西时就觉得不能容忍。由于我从小就爱画画,于是情之所至地画了“公鸡也能生蛋”和“我院的一尊佛”两幅漫画,以兹讽刺官僚主义和宗派主义。麻烦出在“我院的一尊佛”上,我在佛的胸前还给明明白白地标上了“人事处长大人”!其实,我根本不认识这位人事处长,连他是男是女都弄不清。但是,认不认识人事处长并不重要,而那个标签就足够了,不仅被打成“右派”并再加上一条绝对莫须有的罪名,不需对证也不需核实就以此决定给我开除学籍并进行劳动教养的最严厉的处分。由于年轻和幼稚,让我承受了劳改农场长达十七年半的九死一生之灾,再加上从劳改农场出来(已经40岁)又当了三年半的临时工,前后整整21年的沉重代价。其间超强度的劳动,长期的饥饿,直至奄奄一息距死神之手只差半指之遥,尊严丧尽、人格侮辱、精神压抑……确是一般人所难以想象的。落实政策后有不少人知道了我的遭遇,但看到眼前的恽大文却仍是精神奋发、谈笑风生,故不解而问之,何也?我的回答有三:简言之:精神上立得住,身体上顶得住,人际关系上低调相处。就是这样我熬到了讨回清白的这一天。43岁重新获得新的生命,用余生努力报效社会,给党、给社会、给家庭也给自己的一生有了一个负责任的交待。这是我越过的人生最大一道坎。
在我从事关心下一代工作的十几年中,恐怕使用得最多的就是我在这方面的特殊优势。不论是“听爷爷讲过去的故事”还是庆祝国庆、庆祝党的生日等新老党员的共话活动中,以我的亲身经历,对旧社会黑暗腐败的憎恨和迎来解放的那种天翻地覆的心灵震撼,因而归结到对共产党、对社会主义的热爱。当然我也会以自己身遭厄运长达21年,又是怎样渡过来的亲身故事告诉同学们,当你碰到困难、坎坷、甚至自认为是大难临头时,应该如何增强内心的定力,坚信真理,不怨天尤人,不自暴自弃,而是用一种积极乐观但又十分理智的心态来对待发生的一切,这样就一定能渡过难关,走到胜利的彼岸。
       接下来就是我的另一个特殊优势——书法。书法之于我也是有着几十年的渊源。我的父亲就是一位192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工学院的 老一辈知识分子,为人耿直刚毅,学识渊博又十分懂得生活,同时写得一手好字。而我的祖父恽毓鼎和大伯父恽宝惠更是在书法上有极深的造诣。原来的西四牌楼,有一面牌坊上的匾额就是恽宝惠的墨迹。我的一位叔叔誊写的清代文史资料得到周总理的赞扬……。翰墨书香的家庭环境对我的影响是非常深的,尤其对书法艺术的热爱更是近乎痴迷的程度。平时也写写画画,但终因环境及工作等关系总也踏不下心来。直到退休我才得以安下心来系统地,从事书法艺术的研习。十多年来也算小有心得并从中深刻的悟到文学、诗歌、音乐,包括书法、绘画时人的精神、性格的陶冶和升华,甚至对人的思维方式等都在默默的、长久的起着很大的作用,有时是十分关键的。尤其在学理工类的人群里,那些常常能够突发奇想的而又能取得成功的人,往往都是具有文学和艺术方面修养的人,我们现在培养的大学生多么希望他们是那种有一门好才艺,有一个好体魄,有一手好书法,有一方好人气,有一生的好习惯和有一个好成绩的人才呀!而不是只图在自己所学专业的书本本里,在繁杂的公式里或在那些低俗的文化快餐中去寻找创新和突破。因此,我在做关心下一代工作当中就特别看重启发同学们在文学、艺术方面的兴趣,试图让理工类的大学生们,像爱因斯坦那样,拉着柔美的小提琴曲去攻破相对论。通过关工委的努力当然是很有限的,但是本着量力而为的方针,做就比不做好。因此,我们应学生社团的需要聘请了若干在文艺方面有才华的老同志担任社团之友,和学生的文学社、摄影社及书画社,将来还有京剧社、越剧社……等的同学们结成忘年之交,和他们一起活动,以期提高同学们的兴趣和创作水平。而我自己则尽量发挥在书法方面的优势,担当书法教学,辅导学生书画协会,帮助他们组织书画展览、搞笔会、作品赏析等。目前,学生社团当中,书画社是常年开展活动最好的社团之一,只要我看到在当前如此浮躁的社会环境中竟然还有这样一批青年,对书画艺术如此的热爱,并有所追求就让我感动,看到他们的进步,让我振奋。这也是对我付出辛苦和努力的一种最好的安慰。
      行文至此,亦当收笔,作为一个七十有六的老人,一生饱经颠沛流离、悲欢荣辱,终于否极泰来得享幸福晚年,此时此刻,更不能忘记我们的下一代,下两代。他们终究是我们民族的未来和希望。关心他们的成长是我们无法推卸的责任。14年来居然还因此得到过北京教育系统关工委和教育部关工委的表彰,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用自己的真心,即使将来不当常务副主任了,但仍然要一如既往,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力所能及地为我们下一代的健康成长做点实实在在的事。
2010年10月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北京交通大学 党委宣传部  ?2000-2007
     E-mail:bfxcbnews@west.njtu.edu.cn   电话:010-51684611
                       网站备案号:13011801